位置导航: 福建食品网 > 食品文化

唯余酒与诗——评《赏桐花》《诗意的鱼庄》

发布时间:2021-12-03 19:33   内容来源:福建食品网   责任编辑:安靖      

2021年底,深圳市福田区第三届“五虎诗贤”揭晓,80后作家甘应鑫成为本届五位作家中最年轻的一员。这活动两年评选一届,他是首位能够“左右开弓”的诗贤,既写诗歌、小说,也写诗评。

他的诗歌《赏桐花》中,桐花与壮家女子,现实与梦境,纠缠换位,亦真亦幻。似是一场艳遇、一场春梦,将婚恋情歌投射于桐花和壮家女子之上的美梦。

壮家女子美如桐花,她们好歌善唱,他们欢歌狂舞,酒酣之后,诗人眼中桐花与壮家女子不可再分,在梦境中来谈一场恋爱、配一段姻缘,甚至超越季节,修成正果。而这一种浪漫主义的情感,不仅隐现着桂西北壮族歌圩民俗文化的独特风姿,且已印证了唯美主义的理念,是生活模仿艺术,而不是艺术模仿生活。

他的诗评《诗意的鱼庄》,乍听这篇名,好像是散文、小说,其实是篇评论。

从一个很有意思的“遇见”开篇,从诗人陈大佐驱车远迎、到历经千帆、再到把酒对饮,取散文随笔的写法。行文中糅合了散文和小说技艺,灵巧剪裁、巧思对话、思辩命运,气象广阔;语言善用四字句,骈散结合、古雅倜傥、朗朗上口、别具格调。

中间大量篇幅讲述诗人陈大佐钓野鱼、开鱼庄、好客好酒、豪爽侠义、幽默诙谐、但也活得明白,写得自由、率性。其实这种知人论世、夹叙夹议的写法,反而更是批评和传统文论的正宗。

文末夫子自道,点出并落在了“诗性与人性”的关键词上,这正是甘应鑫评诗论文的特点,也是诗人陈大佐诗歌创作的特点。从而,这篇“笑看风尘起落”的文章可以称之为一种印象式批评。

传统诗评越写越枯燥、越看越难读,但甘应鑫寥寥数笔,写得活泼、有乐趣,想必他也是文如其人。诗人和诗评家有了心灵默契,即便仅是品评六首诗,也是能够分析透辟、切中肯綮,如同“卤水点豆腐”,把诗人陈大佐诗作中坦诚质朴、悲悯温情的美感,浑然天成的瞬间凝固。

在《诗意的鱼庄》里,诗酒田园,老友之间款曲相通,富有人情趣味的氛围和情境,哪怕距离遥远,读了也觉得近在咫尺。百事尽除去,唯余酒与诗。总之,这篇诗评深入肌理,人物鲜活传神,是一篇“接地气又不俗气”的佳作。

郑重声明:此文内容为本网站转载企业宣传资讯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仅供读者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热门品牌